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175章 以天为被地为床

作者:唐千默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罗坤元低声说道,“如今,这巴山城怕是不能待下去了。你我二人得赶紧为这一众兄弟,想好一个安生立命的去处。不然的话,日后免不了过着颠簸流离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应道,“罗兄所言极是,不知道罗兄可有什么好的意见,说出来听一听。”事关重大,两人都不敢高声交谈。

    罗坤元连连叹息,抓头摸脸,压低声音,“我能有什么好的意见,老乞丐我一向是以天为被地为床,此地不通无非是换个地方继续乞讨罢了。倒是钟兄,不知道可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应道,“打算倒是没有,我一向闲散惯了,更是习惯了此处漂泊浪荡,这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顿了顿,又是开口说道,“听说过段时间临安府之中有大事发生,免不得会有各地江湖奇人异士汇集一堂。既然眼下巴山城不便多待,再加上我还要送唐姑娘等人前往临安,眼下说不得我就要去临安府浪迹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是说道,“倒是有劳罗兄一路相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过是一桩小事,你如此一说,岂不是有些见外。我看你此行,怕是另有所谋,并不单单是为了送唐姑娘去临安吧。”罗坤元疑惑道,随即又是想到了什么一样,忙是说道,“莫非,你是打算带着小兄弟前往京城?”

    钟离眛并没有否认,沉声道,“说不得此行,刚好遇到一些杏林圣手,也趁机帮小兄弟解决这一身的隐患。”

    罗坤元正声说道,“你就不怕到时候遇到官府通缉,这岂不是要将小兄弟推身火海之中,你怎么这么糊涂。”接着说道,“倒不如让小兄弟,随我前往丐帮之中暂避一时。等到风声过了,再寻别的办法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缓缓道来,“要是风声一直没有过去,你就让小兄弟随你躲一辈子,做一辈子乞丐不成?一辈子都背负着杀人犯的罪名不成?”

    “做乞丐有什么不好。”罗坤元辩解道,“老乞丐我这不也活的好好的吗?一辈子自在逍遥,岂不乐哉。”

    “做乞丐没有什么不好的。”钟离眛接着又是说道,“即便,他真的愿意去做一个乞丐,他这一身的冤屈也必须要先拿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罗坤元不知该如何应答,只是沉吟思索着钟离眛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钟离眛微微一笑,也懒得跟他辩解,忙是说道,“当然,罗兄所担心的也并无道理,这也是我必须要去临安府的原因之一。”

    罗坤元哦地一声,继续问道,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钟离眛缓缓道来,“你我都知道,此事小兄弟是受人陷害,眼下我要是不替他,摆脱这一冤屈,他这一辈子岂不是都要背负着一个罪名?我若是不替他伸冤,还有谁能替他鸣冤诉苦?”

    罗坤元哑然一笑,“你我都是江湖中人,更是非官场之人,又如何替他伸冤鸣屈?”接着说道,“莫非,你是准备把刑部尚书绑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至于。”钟离眛应道,接着又说,“罗兄,你消息甚广,倒是不知道,你可听说过张浚张大人?”

    “当朝宰相张浚张大人?”罗坤元惊讶道,“莫非你想找张大人帮忙?”接着摇了摇头,苦笑道,“张大人跟你无亲无故又怎能愿意见你,就算是你侥幸见到,他又岂会相信你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尽管放心。”钟离眛胸有成竹的说道,“我与张浚大人之间已是旧识,早些年间我更是有幸在他手下做事,想来我所讲的话,他还是会相信一二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罗坤元问道,“钟大哥,我有一事颇为不明,不知当不当讲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什么。”钟离眛叹息了一声,接着说道,“你无非是想问我,为什么对小兄弟的事情,这么上心是与不是。”

    罗坤元尴尬地笑道,“果然什么事情都是瞒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沉声道,“他是小蝶的儿子。”言语之间,更是难掩一股莫名的悲伤,不由叹了口气,缓缓道来,“如今,小蝶已经故去,我又怎能不管她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罗坤元应道。

    很明显,他对于钟离眛口中的小蝶并不陌生,作为钟离眛几十年的老友,他哪里不明白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他这才明白了,为什么钟离眛会在这件事上如此上心的原因了,他也终于是弄清楚了各种原委。

    原来其中竟是这个原因,他心中也更是难免有些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罗坤元强行转换着话题,避免回忆如此伤感的事情,接。着说道,“应天府倒是一个不错的好去处,眼下更是不得不去的所在。你我等人也刚好趁此机会避上一避,不是为上上之选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说道,“既然罗兄没有任何意见,不如你我二人就闯一闯这京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敢不从命。”罗坤元哈哈一笑,接着说道,“事不宜迟,再耽搁下去的话,天都要亮了,再想离开的话又将是难上加难,恐怕又是生变。老乞丐我这就先行离去了,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钟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管放心便是。”钟离眛应道。

    罗坤元临行时,招了招手唤来了江流儿,说道,“此行路途凶险,流儿你带着这些兄弟随钟大哥一同前往。一路上你无论如何都要好好听从钟大哥的安排,不能有半点违逆。要是回过头来,我听到钟大哥有一丝不满,听到任何人敢阴奉阳违的行为,到时候少不了你的苦果子吃,你就不要怪我这个舵主不讲任何情面了。”话中有话意思不明觉厉,更是透着一丝警告的意思,很明显他这是敲山震虎的意思,更是说与有心之人听得。

    江流儿哪里不明白罗坤元的意思,忙是应道,“舵主尽管放心,这件事交到我身上便是。”更是恭敬的说道,“若是有半分差池,到时候属下必定给舵主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罗坤元点了点头,向着钟离眛抱拳道,“钟大哥,眼下你我二人就暂且分头行动。三日之后,应天府悦来客栈,不见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正合我意。”钟离眛应道,“一切仰仗兄弟了,我自在悦来客栈等候为兄弟接风。到时候,你我兄弟二人再开怀畅饮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,小弟一定准时前往。”罗坤元应道,“你我就此别过,钟大哥还是先行一步吧。”

    钟离眛见他不允,也不便再多说什么,只好应道,“罗兄,你路上多保重,我们这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是寒暄了一番,便就此分道而行。

    罗坤元看着众人离去,心中一片惆怅,他拉起手中的缰绳,调转马头慢慢朝着破庙的方向行去,此时已是寅时时分,天色尚未明朗,月光清冷透着一丝清冷,崎岖蜿蜒的山道之上极其难辨,凭空添加了些许的忧伤,倒也不至于让人觉得太过燥热,更是有种难以言语的美丽。

    清风徐来颇是舒爽,伴随着阵阵鸟虫低语,一时之间,更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