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173章 送君宝马骋千里

作者:唐千默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若是再推托的话,倒是显得有些不识抬举了。”钟离眛缓缓说道,“以后只要于大人有用得着的地方,尽管开口便是,钟某必当全力以赴。今日钟某便不在此久留了,就此先行别过,他日有缘再见。”说话间,钟离眛向着于晏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这是自然,恩公请便就是。”于晏随即喊来手下官差,分出两匹骏马又是交到两人手中,“本官也还有要事前去处理,就不便相送了。这两匹快马虽比不上千里马日行千里,但是耐力却是不错,也是军中不可多得的良驹,今日便一并送与恩公代步,也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还未待两人拒绝,于晏像是猜出了他们心中的想法一般,又是开口说道,“恩公,万万不可推辞,这实属是本官的一点小心意而已,不足为道。”

    两人接过缰绳,倒也没有推辞,旋即翻身上马,向着于晏抱拳作别,便拉起缰绳双腿一夹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于晏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,心中一片惆怅,却也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又是过了半晌,他才回过神来,翻身上马,拉起缰绳,向着一众官差开口说道,“回城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您怎么就这样放了这两个人。”一名官差上前说道,

    于晏瞥了一眼,看了看开口之人,这人俨然是他的亲信韩慈,便开口说道,“老子不放还能怎样?你们来告诉我,你们有哪一个能斩了他们的脑袋,谁行谁上,老子可是没本事打的赢他们。”接着又是指着靠近他的一名官差,“你平日里武功最高,你能行吗?”

    被于晏点到的官差,忙是应道,“大人说笑了,小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连你们武功最高的人,都不是他们的对手,就凭你们?”于晏语气不屑的开口说道,“你们这群酒囊饭袋,平日里除了喝酒逛窑子,要是能有一个人是他们的对手,老子今天至于这么窝囊吗?想想就是生气。”

    一众官差知道他正在气头上,哪里敢出言顶撞,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,都是低头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韩慈不死心的又是开口说道,“您就不怕上面的那位,借此机会给您在县令大人面前穿小鞋。这姓钟的可是县令大人,亲自点名要抓的犯人啊。您这就把他放走了,怕是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于晏怒道,“他敢,我就算给他十个胆子,量他也不敢找我麻烦,除非他是活腻了,嫌自己命长了。”显然,他知道亲信所说的人是谁,他更是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,也是没有一丝的尊重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是骂骂咧咧的说道,“你他娘的又不是第一天跟着我了,莫不要说张煜那孙子了,就算是县令大人,又能怎样。你什么时候见过我,被他当面骂过我一次,真是大惊小怪的。你不要忘记了,这巴山城权利最大的还是我姐夫,别说我是放了几个人,便是我当着县令的面放了又能怎样,我倒是不相信有人,敢不给我姐夫这个总兵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说的极是,小的记住了。”韩慈忙是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现在所有人随我回城,一同前去端了昆仑派在这巴山城内的老窝。”于晏又是朗声说道,“不报此仇老子就不姓于了,事成之后老子请你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昆仑派的窝,怕是没那么容易端,怕是更动不得。”韩慈又是开口制止道。

    于晏又是怒道,“你这么怕死的话,明天赶紧收拾包袱,给老子滚回家种田去,老子手底下可没你这么怕死的窝囊废。”接着更是向着一众人等说道,“你们都是一样,哪个要是怕死的话,趁着老子没改主意,都赶紧给老子滚蛋。”

    众人哪有人敢吱声,更是不敢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“大人息怒,小人并非这个意思,也绝不是怕死之人。”韩慈开口解释道,“大人要是真的要去,小人一定第一个冲锋陷阵,不敢推辞半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娘的是什么意思。”于晏怒气冲冲的应道。

    韩慈缓缓说道,“启禀大人,此事涉及到江湖中人,单凭大人一言之词,怕是难以让人信服。就算大人带兵堵到门来,到时候他来个矢口否认,大人又有什么办法?何况,这昆仑派本就属于是江湖中的势力,也是江湖中为数不多的顶尖势力所在。莫要说它是一般的势力也不愿意招惹的存在,单它是县令极其看中的势力,就这一点而言,若是没有真凭实据的话,恐怕大人想去端了它,也非易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是开口说道,“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,老子该怎么办?总不能老子这委屈就白受了不成。”于晏不知所措,开口说道,“方才,昆仑派的孙子险些将老子给斩了,若不是方才两位恩公出手相助,怕是老子早就一命呜呼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莫急,小人心有一计,倒是能够以解大人心中苦恼。”韩慈忙是应道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别给老子卖关子。”于晏怒道。

    韩慈当下也不迟疑,忙是走上跟前,向着于晏说出了心中的想法,“关键要看这出戏,大人如何去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脑瓜子倒是挺好用,一肚子的坏水。”于晏听到妙处,更是赞叹道,“看来老子没白疼你,等到老子报了这个仇,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韩慈听后,心中惊喜不已,随即恭敬的谢道:“多谢大人栽培,属下一定肝脑涂地,报答大人知遇之恩。”于晏对韩慈的回答十分满意,心中烦闷顿时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颔了颔首再次朗声道,“回城。”声音落下,便抽起马缰奔骋而去,他此刻恨不得赶紧回到城中,更是有些急不可耐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众官差忙是跟在身后疾驰而去,倒也不敢落后半分。沿途中之中,倒是遇见不少前来支援的人马,一众人马相互寒暄了几声,随即便是跟在身后,向着巴山城浩浩荡荡的奔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声势极其惊人,马蹄声声震动着大地,更是震动着这混乱之地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,清冷的月色透着难以遮掩的烦躁,弥散在广阔的空气之中,气氛甚是肃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如临大敌一般,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这一夜,必是难眠的一夜,必是流血的一夜。

    有人在这一夜中死去,有人在这一夜出生。

    无论活着的或是死去的,都已经不在重要。

    命运的齿轮在无声无息之中悄然转动,无情地摧残着尘世间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随之悄然登场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