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九章 判决

作者:七十二编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后来人们谈论起这场战斗的时候,很多当时在现场的人都一致认为,从黑魔断手的那一刻起,他的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。因此,从那之后的战斗,就显得有些冗长而沉闷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,只不过是沿着一个固定的方向前进罢了,没什么好说的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听众们往往发现,他们对这一段的印象最为深刻,描述远比之前的战斗更详细,情绪波动也更激烈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一次众目睽睽之下的行刑!”一个有幸得到一张票,旁观了这场拳赛的五联帮小头目,在自己情人开的小酒馆里醉醺醺地给手下兄弟讲述时,就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什么叫狠?拿把刀一边嗷嗷叫,一边砍得血肉横飞?或者跟烂头这样不,烂头你他妈这叫丑,最多叫吓人。不叫狠。哪怕你能杀一百个人,也不叫狠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才是真正的狠人。骨子里的那种狠”

    小头目话没说完,就已经醉倒了。

    而时光倒转到那一夜,第一拳场的看台上,他就站在五联帮的人群中,一脸惊骇地注视着那血腥的铁笼。

    大家看见,行刑者一步步逼近黑魔。

    黑魔飞快地后退着,从东边到西边,从南面到北面。只要一被对手逼到笼子边,他就踉踉跄跄地往旁边跑。而这一过程中,行刑者就只是不慌不忙,以一种不疾不徐的速度向他逼近。

    跑了,就换一个方向继续。

    黑魔之前就已经在一连串凶猛地攻击中耗费了大量的体力,而随着右手受伤,大量失血,此刻更显得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曾经亲耳听黑魔说过,他很喜欢生死笼的对决。那种猎物在绝望中却无处可逃。而自己掌控生死,可以任意碾压对方的快感,每每让他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可他显然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,变成猎物的人,会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在军中特殊部队服役过的士兵,一个经验丰富的顶级黑拳拳手,黑魔一开始并没有放弃求生的**和挣扎。

    断手这种事情,对于普通人来说,单单是痛苦程度就已经摧毁他们的意志,让他们放弃一切抵抗了。可对于黑魔这样的人来说,却并没有到任人宰割的地步。

    于是,大家看见,在大约一分钟之后,两人再度交手了。

    黑魔用他剩下的左手和腿法,抵挡着行刑者的攻击,并不时发动反击。

    他曾经试图攻击行刑者的下阴,咽喉,眼睛等致命部位也曾经试图在贴身缠斗中,掰断对方的胳膊,绞断对方的脖子,或者用牙咬开对方的喉咙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很多人看来,行刑者除了骨头看起来比黑魔更硬之外,力量和格斗技巧方面,并没有展现出对黑魔的压倒性优势。甚至在黑魔断了右手后的这一段搏命的战斗中,大家很多时候都觉得黑魔更占优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就像前两次一样,最终黑魔总会差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而这一点,就让战斗的走势,始终保持在偏向行刑者的航道上。

    和黑魔相反的是,行刑者在战斗中表现得并不凶残,他的攻击避开了黑魔所有的致命部位,只是陆续踢断了他的腿,砸碎了他的膝盖,打断了他的肋骨,卸掉了他的关节,掰断了他的左手胳膊,并拆掉他的下巴,打掉了他满口牙齿。

    这些事,行刑者并不一次完成的。而是在长达半个小时的一次又一次逼近中,分步骤慢慢完成的。

    而在完成这一切之前,他的拳头总是会落在黑魔的断手,胸腹隔膜等痛苦最强烈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有的观众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。脑海里反复回荡着山猫的那句“黑魔死定了!他死定了!你们等着给他收尸吧!”直到黑魔变成一个瘫软在铁笼里的血人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觉得后背发冷。

    虽然自始至终,行刑者没有说过一句话,甚至连动作频率和幅度看起来,都维持在一个标准线上,毫无起伏,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一般。但大家不知道为什么,都能从他的平静中感受到一种对黑魔的极度憎恨。一种无声的,但远比山猫的怒吼更强烈的愤怒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次行刑!

    在长达四十多分钟的战斗中,行刑者就是这样,慢慢地,将一个身高两米,体重123公斤,宛若雄狮般的顶级拳手,活生生变成了一块血淋淋的烂肉。

    此刻,这场漫长的行刑已经到了尾声。

    黑魔躺在地上,浑身是血,气若游丝。鲜血从他的喉头涌出来,让他不得不用剧烈而痛楚的咳嗽喷开,才能勉强保持呼吸。他抽搐着,脸上早已没有了人们惯常熟悉的凶恶和蛮横,扭曲的五官和那绝望的眼睛,毫无掩饰地透露着他对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!”黑魔死死地盯着夏北。

    夏北蹲在他的面前,冷冷地看着他,用只有黑魔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你不是想杀我吗?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黑魔的眼睛顿时睁大了,眼神又是惊骇,又是难以置信。他做梦都没想到,要自己命的,竟然是自己帮孙季柯对付的那个人!

    他猛地一阵咳嗽,喷出一口血来:“是是你”

    夏北没有理他,直起身来,把目光投向了看台。

    拳场里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胡安一脸铁青,猛地一脚踹翻了身前的茶几,起身就走。而看台上,四海会的帮众也沉默地开始退场。五联帮的包厢里,陈三福和雷德海等人开始鼓掌。渐渐的,掌声,喝彩声,欢呼声扩散到整个拳场。

    “呼呼哈!”

    “呼呼哈!”

    看台上,无论是贵宾席衣着讲究的男女,还是一脸横肉,凶恶狰狞的帮会成员,此刻都集体站了起来,用一种近乎疯狂的姿态,将凌乱的欢呼喝彩,化作一种古老的,传统的,有节奏的鼓噪。

    这种带着狂热,兴奋和血腥味道的声音,让人仿佛置身于古代猎场。而看台上的每一个人,都化身为手持长矛和弓箭的围猎者,参与其中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兴奋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表面看,黑魔只是四海会的机车堂堂主,只是胡安手下的一个打手而已。这种人地下世界每年都会死很多个,并不出奇。但只有身处这个圈子的人才知道这一刻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四海会作为后起之秀,在迅速跃升为能和五联帮扳手腕的一大势力的同时,也得罪了不少人。他们凶残霸道,心狠手辣。不讲道义也不讲规矩。他们就如同鬣狗一样,只要被他们盯上就没有人能躲得掉。他们都会用各种明里暗里的肮脏手段,将你连人带骨头全吞进去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其他帮会,恐怕早就被群起而攻之,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可四海会的老大胡安为人阴险狡诈,且背后站着某种一般人不敢触碰的势力,因此,一直都没有人能动得了他。

    而最让人郁闷的就是他手下的黑魔。

    按照地下世界的规矩,很多冲突,都不适于大规模的流血冲突。为了保持一定的秩序和平衡,大老板们更愿意让冲突的双方以黑拳的方式解决。

    而地下黑拳,不光是地下世界暴力血腥的标志,是传统,也是一个帮会实力的体现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地下拳场才在地下世界中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。但同样也因为如此,这些年来,就连五联帮也拿四海会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一场又一场挑战黑魔的生死笼战,全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信奉弱肉强食,强者为尊的世界里,凭借黑魔在黑拳铁笼里的恐怖统治力,四海会不光一次又一次让老牌帮会灰头土脸,而且更吸引了一大批好勇斗狠的新鲜血液。

    因此,最初看到行刑者的时候,没有人相信他能战胜黑魔。就连龙兴会的人都认为这是陈三爷脑子一时糊涂而搞出来的闹剧。

    然而谁也没想到,最终竟是这样的结局那个一直压在他们头顶,一次又一次让他们品尝失败和羞辱滋味,让四海会猖狂得意的黑魔,此刻就如同一条死狗一般,躺在行刑者的脚下,等待最后的判决。

    按照黑拳的传统,败者的生死通常都由胜利者决定。而胜利者,也可以将决定权,交给看台上的全部观众或某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此刻,行刑者的目光投向看台的时候,就意味着这一刻的来临。

    整齐的鼓噪声,就像一种让人陷入疯狂的烈性致幻剂,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中,让每一个人的情绪都达到了顶点,连续八遍之后,所有的鼓噪陡然化作直冲云霄的狂吼声。

    除了正在退场的四海会之外,所有人都举起双手,倒竖拇指!

    死刑!

    然而,大家发现,行刑者没有动手。他的目光,也没有投向五联帮陈三爷所在的包厢。

    他看的是龙虎风驰所在的看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顺着他的视线,把目光集中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台上,激动的小刀,山猫等二十多个龙虎兄弟,都死死攥着拳头,咬紧了牙关,用敬畏而感激的眼神注视着他。而胭脂,则放下了捂住嘴的手,露出了早已经被泪水冲花的妆容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看着夏北,然后笑了笑,举起了拇指。

    在几乎所有人的眼里,玩机车的都是一帮小混混。有时候,在场的这些大小头目们,也会在一帮胸挺臀翘,性感迷人的机车妹当中选几个来玩玩。

    但没人会对这个女人感兴趣。她的身形隐藏在宽大的衣服中,脸上画的烟熏妆简直丑爆了。尤其是此刻哭花了妆容后,笑起来更丑。

    大家不光对她不感兴趣,对整个龙虎风驰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之前这帮可怜虫走进拳场的时候,在场几乎没有人对他们正眼瞧一下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刻再没有人忽视他们。

    狂吼的余声中,大家清楚地看到胭脂的拇指陡然反转向下,下一秒,行刑者抬起腿,狠狠地向着黑魔的喉咙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嘎啦一声,颈骨断裂的声音响起。黑魔的脖子被这一脚踩得血肉模糊,脑袋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歪着,身体在一下剧烈地抽搐之后,旋即不动了。

    狂呼呐喊声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看着铁笼中浑身是血的夏北,胭脂的泪水再度夺眶而出。她紧紧捂住了脸。小刀热泪盈眶,一把搂住了已经哭出声来的小疯,胳膊用力地夹着他的头,使劲地揉着他的头发。其他所有的龙虎弟兄们也一时再难忍住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山猫一边哭,一边大喊着。

    “石龙!”

    这声嘶力竭的声音,在一片恶的狂欢中,久久回荡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