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五章 战绩为零的菜鸟

作者:七十二编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随着主持人的一番热场,灯光陡然变暗,拳赛开始了。

    在正赛开始前,拳场一共安排了三场垫场赛。

    每一场都是生死之战。两个人进笼子,只有一个人能出来。

    第一对进去的,是两个轻量级拳手。最终结果是一个看起来更嚣张的光头被对手用柔术掰断了胳膊,然后生生勒死。

    第二对进去的是两个中量级拳手。他们的搏杀远比第一对要血腥得多。到最后两人都满脸是血。一个被砸断的肋骨刺入内脏,口中冒着血沫,堵塞了喉管,挣扎而亡。

    第三对进去的是两个轻重量级的选手。如今,其中一个的一只眼已经被抠瞎了,还在拼死搏斗。

    拳头和**的每一次碰撞,都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而这三场比赛一场接着一场,自始自终,铁笼都没有清洗过。随着残酷的战斗进行,渐渐的,铁笼里的地面和笼壁,全都被鲜血染红了。

    拳脚的碰撞声,惨叫声,怒吼声,交织在一起,让很多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一些跟着男伴来的女人已经躲去卫生间吐了个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但对于嗜血的观众们来说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那野兽一般的厮杀,那拳拳到肉的声音,那一具又一具被拖出来的尸体,让他们的情绪越来越高涨。

    整个拳场,都充斥着一种病态的狂热。

    五联帮的包厢里,四位长老都面沉如水地看着陈三福。

    五联帮是五个帮会的联合。除了陈三福的龙兴会之外,在场的这四位,每一个都统领着一个帮会。五家携手,统治了天安市地面大半的黑帮实力。即便是在更复杂的地下世界,也有着足够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大家的合作还算愉快。

    道上都知道,但凡有人想要招惹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必然都会面临其他四个的联合攻击。因此,虽然从地位来说他们都只是小老板级别,但就连几位大老板,也不得不给他们三分面子,通常情况下都愿意和他们合作,而非为敌。

    在五联帮中,陈三福和他的龙兴会排行第三,一向还算精明。

    可四位长老怎么也没想到的是,陈三福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忽然就把整个五联帮都拉进了这样一个骑虎难下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老三!”排行第二的飓风帮李力夫皱起眉头,当先开炮,“你究竟打什么算盘?突然玩这么一手,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三。这次你这事儿恐怕有些欠考虑吧,”老大雷斧帮的雷德海也一脸阴沉,“胡安我们是早就想收拾了。可四海会这些年招兵买马,锐气正盛。而且大老板那边斗得正狠,局势对咱们也不怎么好,说好了忍一忍,怎么你突然就搞这么一出?”

    众人都纷纷点头,一通数落。

    “停!”陈三福叼着雪茄,胖手一摆,笑道,“我这么做,自然有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笑容渐渐敛去,冷冷道:“咱们忍了这两年,也忍够了。其他人是怎么议论咱们,你们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?”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都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”陈三福冷笑道,“这些年可是出了不少有野心的家伙。别的不说,单说地下城的这些恶狗就不知道翻了几轮了。论狠,他们可比胡安狠多了。只不过在地下城这种地方受限制,没法跟咱们比人手,上不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环顾四周:“因为胡安,咱们说的话已经越来越不中用了。若是再这么下去,说不定哪一天,咱们这帮老家伙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人当温水里的青蛙给煮了。我承认我早想弄死黑魔。但更重要的是,咱们也该亮亮刀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中,雷德海半眯着眼睛问道:“你有把握?”

    陈三福笑了起来。而就在这时候,第三场垫场赛已经结束,一个拳场管事敲门走了进来,恭恭敬敬地道:“三爷,请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看吧!”陈三福站起身来,对众人说了一句,叼着雪茄离开了。

    四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只见外面一道光打下,铁笼边的高台上,一个银发老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老者,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之前的几场垫场赛中,出现的主持人只是拳场的主持人。说几句话,介绍一下对战双方拳手的身高体重和战绩,挑动一下情绪而已。

    而这个老者,可就不是主持人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这是仲裁者!

    地下黑拳从来都不是纯观赏性的节目。尤其是像四海会和五联帮这样的大帮会对决,牵涉到的不光是颜面,金钱和恩怨,还决定着地下世界的势力格局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自然需要有一个仲裁者的出现。这个人不管笼子里打成什么样,他只确保参与的双方,老老实实地承认结果,并保证履约执行。

    因此,没有份量的人,是当不了仲裁者的。

    而这位银发老人,大家都不陌生。他绰号银狐,本身并不是地下世界的人。但他却是一位大老板身边须臾不离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一场惨烈的战斗,”老者笑眯眯环顾四周,“大家兴奋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迎接他的,是排山倒海般的狂呼呐喊声。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已经到了我们今天的重头戏时间了,”银狐淡淡地道,“这场拳赛,是龙兴会的陈三爷发起的,挑战的对象,是四海会的胡爷。”

    银狐说着,嘴角勾起一丝笑容:“听说前几年,陈三爷的一位金牌拳手就死在胡爷麾下的黑魔手里。而如今,虽然五联帮和四海会看起来相安无事,但我们都知道,恐怕他们都想灭了对方。”

    观众们发出一阵嗡嗡地议论声。

    这种话,也只有银狐这种人才有资格说。

    “这次陈三爷发起挑战,理由是为龙虎风驰的一帮小兄弟主持公道”银狐笑了笑,一伸手。

    蓬!一道雪亮地灯光打在了胭脂,小刀,山猫等二十多个龙虎风驰成员的身上。射得他们睁不开眼。而在一片白茫茫中,只听见四周的起哄声,叫骂声。

    在这个黑色的世界,龙虎风驰从来都不算一个真正的玩家。

    他们不过是数十个孤儿为了抱团取暖而组织起来的一个机车帮而已。在真正的地下世界势力格局中,属于食物链的最底层。

    加之他们不贩卖致幻剂,不走私,甚至连地下城和其他帮派的事务都很少参与,因此,黑帮圈子里,没有人会正眼看他们一眼,自然更谈不上什么尊重。

    银狐淡淡地瞟了这边一眼,旋即一挥手让灯光熄灭,说道:“本来这是件小事,但陈三爷既然提出来了,那大家不妨看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做了个邀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看台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中,老莫,卫超和虞娜无声无息地混在人群里。他们看见,龙兴会的陈三福和四海会的胡安,分别从左右走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“条件就是,谁赢谁拿十一区,”银狐问道。“二位有什么想说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陈三爷究竟发什么疯,”胡安一脸冷笑,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陈三福,“不过,既然你想玩,我就陪你玩好了。听说这次你找来的拳手比黑魔低一个级别。啧啧,同级的我还觉得勉强能和黑魔打一场,低一个级别你在闹着玩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低一个级别?”陈三福叼着雪茄,“他应该是轻量级到中量级之间,最少低三个级别。”

    胡安脸上的嘲讽之色,一下子僵住了。

    笑眯眯的银狐也猛然一愣。

    至于四周的观众,除了早就猜到内情的卫超三人之外,其他人全都轰地一下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低三个级别?”

    “中量级打重量级,就差三个级别。要是轻量级,那不是差四个级别?”

    没有人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五联帮的包厢里,四个长老都面面相觑,脸色铁青。他们不知道陈三福究竟在搞什么,但如果早知道他会派这么一个拳手出战的话,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由着他胡闹!

    偏他还一副自鸣得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已经在思考比赛结束怎么收场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贵宾席上,牛运国又是震惊又是悲愤:“陈三爷你在搞什么?我刚刚已经输了一万多星元了,还想在你的拳手身上翻本。妈的,低三个级别,那还赌个屁啊!”

    旁边人很多和牛运国一样想法的人,也是一通鼓噪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地下黑拳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人,血腥刺激的场面只是一个方面,另一个方面则在于赌博。尤其是这种铁笼死斗,不用担心有人打假拳,赌起来又刺激又放心。

    可大家做梦也想不到的是,陈三福派出的拳手竟然比黑魔低了三个级别。这还打什么?别说级别在这里摆着,就单看黑魔的战绩,也没有哪个白痴会把赌注压在龙兴会的拳手身上。

    良久,银狐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陈三爷这是玩哪一出?”他哑然失笑,转头挥了挥手:“那我们看看拳手资料。”

    几秒钟之后,大屏幕上出现了双方的拳手资料。

    黑方是黑魔,身高205公分,体重123公斤,战绩为十八战十八胜。其中生死笼战斗七场,七战七胜。死在他手里的拳手,已经超过十个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除了生死笼的七个之外,在并不要求死斗的普通拳赛中,他还杀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,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。

    屠夫!

    而另一边,则是这次挑战者的资料。

    和黑魔一脸狰狞,抱着膀子的照片不一样,这个拳手戴着一个黑色的头套。

    红方,行刑者。身高1公分,体重70公斤,战绩为零!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数据,现场又是一片哗然。1公分,才70公斤的体重,即便是在正常人当中,也算是单薄的了。况且,这家伙还是个战绩为零的菜鸟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,黑魔一个人能打十个吧?!

    而随着资料的出现,大屏幕上,顷刻间就已经出现了赌场的赔率。

    黑魔赔率为112。

    行刑者赔率为6。

    这个赔率一出来,就引发了赌徒们的哀叹。

    原本大家都以为,陈三爷派出的拳手,就算实力不如黑魔,也差不了太多。在这种情况下,下注就靠眼力和运气。可没想到,出战的竟然是这么一只弱鸡。赔率倒是高,但问题是押注押到他身上,跟把钱往水里丢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而黑魔的赔率,才这么一点点。就算压一万星元上去,也不过只能赚一千二。

    这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不过,有总比没有的好。当下不少人迅速通过拳场的下注系统下了注。这样的数据摆着,白痴都知道该押哪边。

    倒是牛运国皱着眉头,眼珠子一阵乱转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之前跟他聊天的那金发年轻人笑道,“老牛,你不会是准备在那个菜鸟身上搏一把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觉得这个赔率有些奇怪么?”牛运国摸着下巴道。

    “奇怪?”那金发年轻人嗤笑一声,“是有点奇怪。黑魔的赔率高了,那家伙的赔率低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他这话只是讥讽,却不料正说中牛运国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牛运国一拍大腿道:“这种实力对比,黑魔的赔率达到101也是正常的。压一万赚一百,看着少,但毕竟是稳赚。而那个什么行刑者,赔率过10都没人会觉得奇怪。怎么会才6这么低?”

    被牛运国一说,那金发年轻人倒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这次可是陈三爷主动挑战的,”牛运国道,“我觉得,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却听中央台上,银狐问道:“这数据,我有些看不明白了。陈三爷这是玩的哪一出?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