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一章 出战资格(两章合一)

作者:七十二编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次日上午。老鳄鱼带着夏北和十几人一同出了门。

    身为地下城有权有势的小老板之一,老鳄鱼一出门,门口拥挤混乱的地下街道,就已经被清理一空。

    神情恍惚衣衫褴褛的虫子被丢进了小巷或坑洞里,老鼠们各自缩着头躲在一边,牧羊人小头目们将自己的破车移开,和手下的打手恭恭敬敬地站在路边。

    几个平常难得一见的大头目,则领着精壮的打手护卫在车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直到老鳄鱼上了车,车队扬长而去,街道才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。

    车队一路前行,顺着一条废弃的公路隧道上了地面,在大约行使了三十分钟,驶入一座天空城,开上了一个专用的悬浮平台。

    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,飞行车停在了二百二十层的一座庄园的豪宅前。

    下了车,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,夏北一时有些恍惚。自从小时候逃离萧家,他就再也没回到过上层世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老鳄鱼领着夏北和四个拳手,十个护卫,走进了宅子。

    宅子很大,分上下三层。夏北等人在一个管家的带领和沿途无数保镖冷漠地注视下,上了二楼,在一个大约五百平米的练功房门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护卫被挡在了外面,老鳄鱼,夏北和四个拳手被允许进去。

    “鳄鱼,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一进门夏北就看见一个席地而坐的胖子。胖子正在切着牛排。他大约五十多岁,嘴唇较厚,看起来一副憨厚和气的模样。见人来了,挥手让佣人将面前的小餐桌端走,一边用餐巾擦着嘴,一边道:“就不废话了那是我的人,王钊!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看去,只见一帮拳手中,一个赤着上身的精壮汉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人方头扁鼻,小眼睛,颧骨高耸。身高越一米九,虎背熊腰,看起来比黑魔小不了多少。只是个头矮了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人,老鳄鱼带来的四个拳手就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身为拳手,他们只从一些细节就能看出对方的厉害。

    胖子回头来,看着老鳄鱼和他身边的人,目光来回搜寻,有些困惑地问道:“你们中间谁出战?”

    显然,以他的目光,没看出这四个拳手中有谁是王钊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们,”老鳄鱼瞟了四个拳手一眼,“这四个是我拳场里带的徒弟,三个中级,一个高级。还没到跟黑魔这种特级交手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陈三爷才刚刚一皱眉头,却见老鳄鱼用拇指比了比身旁的一个单薄青年。

    “挑战的人是他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。就连老鳄鱼身边的四个拳手,也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个青年到拳场来,他们都是知道的。也知道这几天,老鳄鱼没事就和这小子关在练功房里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来这里竟然是跟这个王钊过招,而且出战的还是这个看起来自己一拳就能打死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他?”陈三爷脸色一沉,努力地撑着地站起身来,“鳄鱼,你跑我这里来开什么玩笑?觉着我特么逗着好玩是吧?”

    夏北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地下世界里,陈三爷和老鳄鱼都是小老板级别。

    不过,两者的路子不一样。

    老鳄鱼玩的是黑拳拳赛,主持着天安市唯一的黑拳拳场,算是黑白两道都认了专营执照的。

    他交游广阔,各方面都说得上话,关系盘根错节。加上拳场在地下世界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,因此没多少人敢招惹他。

    不过就自身势力而言,老鳄鱼却并不算强。手底人加起来也就那么几百个,还不如龙兴会的一个堂口。

    因此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龙兴会的这位陈三爷,地位还比他高半个头。

    而陈三爷之所以和四海会结仇,就是因为当初黑魔提四海会打响名气的第一战,杀的就是陈三爷手下的一名金牌拳手。

    “我玩你干什么?”老鳄鱼推了推夏北,示意他过去王钊那边,自己则走到陈三爷身边,与他并肩而立,“反正人在这里,打死了活该,就当你图个乐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话,陈三爷反倒变得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没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打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夏北也干脆,脱了上衣和鞋,让人在手上缠上绷带,就走到了王钊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番从容冷静的作派,龙兴会的人顿时鼓噪起来。

    没人相信这么一个家伙会是王钊的对手。正因为如此,大家更觉得这小子越显得从容冷静,越是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王钊将询问地目光投向了陈三爷。

    “打!”陈三爷冷哼一声,斜睨着老鳄鱼道,“打死了活该。”

    老鳄鱼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,冲夏北道:“等什么,赶紧开始!”

    夏北摆出架势,注视着王钊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谁,既然你要找死,那就别怪我下手黑。”王钊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夏北平静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想要获得龙兴会的出战资格,只能击败眼前这个人,当下也不说话,一个上步,一拳轰向王钊的面门。

    王钊下意识地以手臂格挡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王钊脸色一变,迅速两个撤步拉开距离,神情惊疑不定地看着夏北。

    这一拳轰来的时候,他用于抵挡的防守架子差点被轰开。虽然这类力量的对手他没少见,但眼前这小子身材这么单薄,却拥有如此力量,却让他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而四周的拳手们,也全都收起了之前的古怪神情,变得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王钊晃了晃脖子,脚下一边绕着夏北小步移动,一边甩手活动胳膊和肩膀,神情渐渐变得专注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彼此靠近,王钊一声低喝,主动出击。在一个突进迅速接近夏北的一瞬间,他的双拳宛若两把重锤,闪电般向夏北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只见拳头在空中打出了一片残影,将夏北的整个身形都笼罩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!一阵激烈地拳脚碰撞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交手,四周人就懵了。因为大家骇然发现,在王钊暴雨般的拳头中,那单薄青年竟然没有任何的闪避,而是在出拳!

    虽然不是完全相同的动作,但当王钊的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他的头上,身上时候,他的拳头也同样落在王钊的身上。

    对轰?!

    众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见过疯的,没见过这么疯的。

    这小子的体格,跟王钊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。如果按照一些正规格斗的算法,他算是轻量级话,那么王钊就是重量级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,差着次中量级,中量级,轻重量级,三个级别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让一只猫和一头老虎打架!

    现实也正是如此。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过去,这一刻的夏北在王钊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下,就如同狂风中的一棵小树般,仿佛随时都会倒下。

    “你哪找来的疯子?”陈三爷看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王钊是他半年前从天马星请来的高手,作为挑战黑魔的秘密武器,已经在这里训练了快半年时间了。他比谁都清楚王钊的实力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不敢说,但在天安市,王钊至少能排进特级拳手行列的前三之内!

    而王钊最厉害的就是拳法和腿法。他的臂展极长,拳头和小腿比钢铁还坚硬,且爆发力非常可怕,能够在瞬间进行爆炸性的输出。

    最快的速度,他能在一秒内打出十八拳!

    一旦让他抓住机会,陈三爷手下的拳手中,很少有人能在他的这种爆发状态下坚持过三秒钟。

    就算只是抱头防御闪避,三秒之内,他们也会被王钊的拳头直接将防御架子打散掉。而架子一散,整个人就是人肉沙包,顷刻间就会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而此刻这青年竟然敢跟王钊对轰,不是疯子是什么?陈三爷几乎可以看到下一秒他被揍得筋断骨裂,如同烂泥一般瘫在地上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老鳄鱼回答他的问题,就只见战团中两道人影骤然分开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众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在想象中应该惨不忍睹的青年,此刻就双手握拳齐颚,双脚一前一后,静静地站在那里。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倒是王钊看起来情况有些不妙。他的小腹,胸肌以及双臂肌肉在不自然地颤抖着,一只眼睛虚眯着,眉角一道裂口,有血滴落。

    “出”一个龙兴会的拳手结结巴巴地道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答案其实是明摆着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人相信而已。

    旋即,众人就只见王钊一声怒吼,再度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王钊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一个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单薄青年,竟然就能让他这么狼狈,对于这位地下黑拳的顶级高手来说,简直就是耻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明白王钊的愤怒。而且在他们看来,战斗现在才真正开始。

    的确,这个青年出乎了大家的意料,可他若是以为凭他的拳头和抗击打能力,就能赢王钊,那就未免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和所有的格斗不一样,黑拳的打法其实更像是战场上的杀人技。

    在黑拳的格斗笼里,人性完全是扭曲的。你只有不择手段,不惜一切代价击倒或杀死对手,你才能活着从笼子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你可以使用任何一种技法,不分门类,不分流派。你也可以用拳,腿,膝肘关节等任何一个身体部位作为攻击武器,甚至可以用牙齿去撕咬。

    在其他格斗比赛中犯规的招式,在这里都没有任何的限制。

    身为一名顶级的黑拳拳手,没有人知道王钊掌握着多少杀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陈三爷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大家只知道,之前王钊不过是一轮并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试探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人只用拳法打黑拳。那些残酷的技法和手段,就是一个游走于生死边缘的黑拳手的底牌,是他们在那个残酷而血腥的铁笼里保证自己能活下去的秘密。

    平常训练,没有人能逼王钊用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王钊盛怒之下,已然火力全开。他不会有半分留手!

    果然,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众人只见势若疯虎一般的王钊,相继使用了几种不同的格斗技巧向夏北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有名扬天下的腿法,有精妙狠厉的爪功,有凶猛地膝肘运用,有贴身的摔法,更有简练但致命的军中杀敌技巧毫不夸张地说,如果放在平常训练中,这就是一次格斗技巧的公开课。在场的拳手们早不知道喝了多少彩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三爷,更看得热血沸腾,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一点没错。王钊的实力,比他平常所知的更强!

    然而,他们却一直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因为王钊精彩的表演,全被他对面那个小子给弄砸了。

    视野中,战斗激烈而残酷,两道身影在凶猛地碰撞着,厮杀着。可不管面对王钊的什么打法,夏北的应对方式永远都只有一种,那就是对轰。

    论腿法。夏北是以脚对脚,毫无花哨地硬拼。

    只见连续七八次凶狠无比地碰撞之后,王钊脸色剧变,率先放弃了这种对决。撤步后退拉开距离的时候,他的脚都显得有些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而论膝肘运用,更是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当双方纠缠在一起,王钊连续两次膝撞顶在夏北腰肋上,旋即又是一肘撞在他的胸口上,先手占了便宜。可明明身材高大的他,却并没有让夏北倒下。

    相反,当单薄的夏北在拉扯中稳定重心,开始反击的时候,只一次膝撞就让王钊差点喘不上气,忙不迭地连挣带扭脱离了纠缠。

    而后的什么摔法,什么近身缠斗,什么军中致命技巧,也全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当王钊庞大的身躯被夏北狠狠摔在地上,并以一记凶狠地下击,让凸起的中指关节停在他的喉结处时,战斗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夏北放开王钊,微带气喘地站起身来,咬开手上的绷带,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练功房里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陈三爷已经懵了。胖胖的脸上,一张嘴半张着,活像一条暴雨之前浮上水面呼吸的锦鲤。

    四周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包括和夏北一起来的那四位拳手,看向夏北的目光,都像见了活鬼。

    整场打斗,前后加在一起也就不到五分钟的样子。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王钊这样的高手,竟然会输给这样一个小子。

    其实到后面,陈三爷等人都能看出来,这小子纯粹论技术的话,别说跟王钊比,就算是跟这里大部分拳手比起来,也只能算个菜鸟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这个世界的道理就是这么邪!

    他妈的这家伙不光力量不弱于王钊,速度不弱于王钊,抗击打能力更是爆表。好几次大家都觉得,若是自己挨王钊那一下的话,恐怕早已经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这小子就浑若无事!

    他那单薄,但并不算瘦弱的颀长身躯,仿佛是钢打铁铸的一般。

    而更糟糕的是,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疯子!

    他能顶着王钊暴风雨一般的拳头,就只为了回击那么几下。他能在面对王钊那宛若战斧一般的铁腿时,毫不犹豫地狠狠一脚迎上去,以胫骨对胫骨!

    只要想想,大家就觉得自己的小腿迎面骨有些发疼。

    这他妈实在太狠了!不光对对手狠,对自己更狠。不然的话,什么样的神经病才会用这种让人头皮发麻,后脊梁发冷的战斗方式?

    看到夏北走过来的时候,胖子陈三爷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都散了。”陈三爷一摆手,示意其他人都退下。不到十秒,拳手们就扶着王钊,退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他看着夏北问道:“你为什么要跟黑魔打?”

    夏北扭头看了老鳄鱼一眼。老人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有仇,”夏北平静地道,“他本来想杀我,但误杀了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陈三爷想了想,眉头一皱,“是前几天,被黑魔开枪打死的那个十一区的石龙?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北淡淡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实话,陈三爷这辈子见过不少年轻人。但在谈论一个仇人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像眼前这小子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几乎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他长得本来就清秀,现在看着,可能会加上之前他和王钊战斗时的印象,多少会觉得有些英气硬朗。可若是想象他戴上一副眼镜,抱着书本走在学校的话,就是个陈三爷最看不起的那种气质儒雅,慢条斯理,软吞吞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陈三爷一直觉得,书读得太多,难免就迂腐,就少几分血性。

    可是,当这个读书人用最平静的话谈论他的仇人时,陈三爷觉得,哪怕自己也是黑魔的对头,都不禁替他感到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替石龙报仇?”陈三爷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朋友。”夏北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了。”陈三爷看夏北的目光,浮现一丝欣赏,“我会帮你把黑魔钓出来。剩下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了。不过,我会压十万星元在你的身上。如果你赢了,我不光会给你一笔奖金,还能保证十一区没别人敢碰,可若是你输了”

    说着,他的笑容冷了下来,扭头看了老鳄鱼一眼,对夏北道:“我可没兴趣白白帮你组这个局一万星元!有么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夏北毫不犹豫地道,“我会让鱼叔转交。”

    双方说定,夏北和老鳄鱼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夏北离开的背影,陈三爷站在空空荡荡的练功房里,摸了摸胖胖的下巴。他忽然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黑魔被关进笼子里,面对这小子时的样子了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