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2667章 报道

作者:绝世凌尘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马瑞轩这才松了一口气:“那就好,飞哥你有所不知,这个尚可可是个疯子,她为了博别人的眼球,任何事都做得出来,而且苏然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,在苏然发生意外的时候,她居然录着视频,完全不在意苏然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马瑞轩气到爆炸,其实他很是反感尚可可,前几日,若不是苏然一起带着尚可可前来,梁飞定然不会理会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不曾想,这女人还是搞出了祸端。

    两人还在商议接下来该怎样做时,一旁的尚可可醒了。

    她揉搓着双眼,看向眼前的梁飞和马瑞轩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两个绑架我?”

    尚可可醒来后还是一脸的嚣张,完全不把梁飞和马瑞轩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随后她刚想站起,却感觉头晕脚软,又重重的摔在沙发内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敢对我下药,我可是记者,我会把你们的种种行为报道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马瑞轩心头的怒火燃烧,气到爆炸。

    “尚可可,你还是人吗?满脑子全部是新闻,全是报道,你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,你分明知道苏然有病,当时的情况你比任何人都清楚,你却往我们身上泼脏水,你太过份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尚可可不想做任何的解释,他神情有些茫然,耸肩道:“真相,我报道的就是真相,至于其它的,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苏然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就忍心陷害她?”

    提到苏然,马瑞轩更是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尚可可却呵呵一笑,眼中满是冷漠。

    “朋友?最好的朋友,有什么了不起的,谁让她自已不自爱,和你们这些男孩混在一起,如今出了这种事,还怪得了别人吗?我写报道是想要警告其它女孩,要自爱,自重。”

    尚可可却开始说着她心中的谬论,梁飞简直不敢相信,在这世上,还有这种女孩。

    梁飞定睛看向尚可可,他认为,这个女人脑子一定有问题,不敢她承不承认,梁飞认为,她的问题很严重,若不抓紧治疗,会影响到她的人生。

    马瑞轩举着拳头走上前,想要狠狠打她一顿。

    梁飞立刻制止:“你先出去,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马瑞轩离开后,尚可可不停的在房间内乱叫:“梁飞,我可告诉你,我是尚天恩的女儿,我爸的实力恐怕我不说你也会知道吧,你若敢动我一下,我爸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尚天恩是你爸?哈哈,世界还真是小,你可知道,就在前几天,你爸哭着闹着来找我,想让我帮他的女儿治病,因为我和你爸不熟悉,所以我没有答应此事,不曾想,今天你就送上门来了,你爸一直想要给你看病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不是的,你少在这里骗我了,我根本没病,我没病,我现在要去工作了,我要去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尚可可说完后站起想要离开,可是她哪里是梁飞的对手。

    梁飞一挥手臂,尚可可再次晕倒了。

    尚可可晕倒后,梁飞为其把脉,发现这孩子的身体根本没有问题,她的问题出在心理。

    她得的是心理疾病,是因为她太经可了,太想引起别人的注意,所以才会潜伏在别人身边,遇到一点小事,就会将其放大,然后将其放出,这样一来,既能让自已心理平静,还引起了别人的注意,这女人为了出名,也算是拼了。

    梁飞从口袋里拿出药粉,这是前几天他刚刚研制而出的,梁飞目前还没有给这种药粉起名字,暂时叫它“醒脑粉”,这个名字还是比较适合的。

    梁飞最近工作太忙了,每次遇到事情的时候,他都会感觉头疼,为了让自已的大脑能够清醒过来,他这才研发了这种药粉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尚可可比自已更需要药粉。

    梁飞先扶着尚可可平躺在床上,然后喂她服下了药粉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后,尚可可终于醒了过来,醒来后,她看了看眼前的梁飞,不禁邹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在你这里?你为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梁飞认真观察着她,毕竟这种药粉梁飞自已也没有用过,尚可可是这世上第一个用药粉之人,所以梁飞还是比较小心的,要观察一下尚可可的情况。

    尚可可随后扶着脑袋站起,再次上下打量着梁飞:“我在问你话呢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尚可可低头看向身下,发现自已的衣服穿的好好的,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异常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尚大小姐,我没有对你做什么,方才你说你头晕,想在我这里睡一会,是你主动睡在我这里的,再说了,我梁飞是光明正大之人,怎么会对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说,我相信你,对了,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尚可可说完后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梁飞按下手中的戒指进入隐身状态,梁飞则是小心跟在她身后,想要看她能去何处。

    尚可可离开时是被梁飞扛来的,这一切她早已不记得了,梁飞已经消除了她一天的记忆,也就是说,苏然出事到现在所有的记忆全部消除了,不过,她还是记得梁飞的,除此以外,这一天的事情,她全部忘记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八大同大门口时,邹着眉头,想要找包包,却发现包包不在自已身边,想要找手机,却发现手机也不在,她急得直头疼。

    她只好叫了一辆出租车,说出的地点是省城日报社。

    梁飞也趁机上了车,梁飞想要跟着她一路前行,想要去报社将那些照片和视频全部删除掉。

    一路上,尚可可一直不停的揉着脑袋,心里一直念叨着:“我这是怎么了?为何头一直在疼,总是想不起今天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尚可可种种行为引起了司机的注意,司机向她抛来异样的双目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停在了报社门口,尚可可向门口老大爷借了二十块钱,直接给了司机。

    随后大步上楼,她口中不停的念叨着:“我这是怎么了?为何一心想要来报社,是有事情要处理吗?还是有什么工作要做?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