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卷 第493章 过节

作者:放风筝的手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不要你管!”

    恰巧一辆出租车过来,沈馨马上拦住了它,头也不回地钻进车内,含泪而去。

    郝俊顿住了脚步,没有再继续追上去,算了算了,拖得越久只会伤她越深。

    趁着老爸老妈还没有回来,郝俊开始抓住时间默念经文,一来是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,二来则是积蓄七彩舍利上面的能量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他这一念起就停不下来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老爸和老妈提着满满的几袋子菜回来。他赶紧起身相迎,接过他们手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诶,沈闺女呢?咋不见她了?”常娟一来就察觉到沈馨没有在这里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啊!她回家去了。”郝俊早就在心里编好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回家?”常娟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,不禁问道,“那你怎么还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郝俊道:“妈,今天中秋节,她让我留下来陪你们过节,她也要回家去陪她爸妈过年!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她自己说的,还是你说的?”常娟仍然带着怀疑的口吻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她说的,她很善解人意,想得很周到。”郝俊将谎话说得滴溜溜地圆,甚至还夸起了沈馨。当然了,这么夸沈馨也不过分,她实际上也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。

    常娟忽然从小包包中掏出手机,滑开屏幕。

    “我给她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郝俊本以为可以马马虎虎地对付过去,却没想到姜是老的辣。谎言即将被戳穿,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忐忑起来。心想,要是让老妈知道自己欺负沈馨了,那还不得把自己狠狠地数落一顿?

    他越想越怕,于是马上劝阻老妈道:“妈,这事有什么可打电话的啊,你若真打电话去,她还以为你在责怪她不辞而别呢!”

    “去,一边待着去!”常娟喝斥了他一句,仍然固执地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铃声足足响了快二十秒,可一直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“不要接,不要接”郝俊在心里默念着。

    结果也正和他期待的一样,一直无人接听,电话便自动挂断了。

    他不禁暗暗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还没来得及高兴,便听见老妈的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他正想凑过去看看来电人的号码,老妈就已经把手机接通放在了耳边道:“喂,沈闺女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主动打过来了?”郝俊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只听见老妈道:“你这孩子,怎么自个儿就回家了,不是说好的今天小帅和你一起回去的么?刚才还把小帅给说了一顿呢。”

    “噢,不关他的事?”

    “真是你自己要单独回去的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这孩子就是太会体贴人了,让他陪你一次有什么关系,他都陪在我身边过了一二十个中秋节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好吧。有空记得常来玩喔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代我向你爸妈问个好!也祝你们节日快乐!”

    “嗯,嗯,拜拜!”

    郝俊虽然听不见电话那头的沈馨说了什么,但也猜到了个大概。很显然她把事都揽到了自己身上,在替他掩护着。

    常娟挂了电话,瞥了郝俊一眼道:“你这孩子真笨,这么好的机会都被你白白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!我,我这还不是想陪着老妈您过节么?怎么说也是一片孝心吧!”郝俊忍不住嘀咕道。

    常娟又瞪了他一眼道:“都多大的人了,还整天黏在我身边!去去去,给你郝叔买瓶好酒来,刚才买菜的时候事太多都忘记了!”

    “好咧,我这就去!”郝俊高兴地冲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等他回来的时候,老爸和老妈正在厨房忙碌着。

    老妈掌厨,老爸打下手,两人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将一瓶醇香型白酒放在桌上,静静地伫立着,不忍弄出声响,好怀念这种家庭的温馨感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真是太幸运,世界虽大,又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机会呢?

    “小帅啥时候回来的。快别愣着了,正好帮我去买瓶酱油回来。瞧我这记性,明明记得家里还有一瓶的,一下子也想不起来放在哪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他愣神间,老妈忽然出现在厨房门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马上!”郝俊又马上屁颠屁颠地出去买酱油,兴奋得像是一个刚拿到了妈妈零花钱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不一会酱油也买了回来,他再也帮不上什么忙了。

    各种美味佳肴的香味不时地从厨房中飘出,郝俊虽然馋虫勾心,垂涎欲滴,但也强忍着在默念经文。

    终于,随着一盘盘、一碗碗的美味端上了桌,厨房中炒菜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另一声让郝俊期待多时的声音响起开饭喏。

    常娟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桌的时候喊了一句,好像这样更有仪式感,更有过节的气氛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的中秋节也的确和以往不同。

    都多少年了,从来都只有母子俩相依为命的郝家,突然多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,令这次的中秋节显得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大圆桌,九菜一汤,相对来说,这次的中秋节很正式,很隆重。

    因为以前过节的时候,常娟还在美食街的小广场那里摆着小吃摊。往往这天的生意也特别好,忙得饭都没时间吃,更别说像今天这样,正儿八经的摆桌铺席、九菜一汤了。

    随着几杯酒下肚,郝运涛也渐渐的话多了起来,非要拉着郝俊和常娟一起喝。当然他们俩不是喝的白酒,而是度数很低的鸡尾酒。

    郝俊也是自重返人间以来的第一次破例喝酒,酒虽不烈,但为了让老爸高兴,他给自己立下的规矩已经被破了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破了,那就不管那么多了,三人频频举杯,大口小口随意,只要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。郝运涛和郝俊更是接着酒劲,狠狠地把常娟的手艺夸了一番,夸得她心里美滋滋的笑容满面,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。

    饭后,大家一起把碗筷收拾洗净放好之后,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。

    郝运涛想了想,自己该回去了,于是起身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出口,便听见郝俊说道:“郝叔,其实今天叫你过来,也不单单只是吃饭,顺便还有一点其他的事要跟您商量商量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