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卷 第六百七十六章 恩断义绝

作者:老白猪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而后李起便也是亲自出宫,前去捉拿张献忠。

    李定国也要一道同行,李起不用了,以免到时候李定国不忍心。

    然而李定国却是态度异常坚决,李定国只了一句话,恩怨自然需要本人亲自来了断,否则纠纠缠缠,一辈子都是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听李定国这样了,李起最后也没有什么,只让他一道去。

    坤兴公主因为经过了这一场劫难,和李定国分开的时间虽短,但每时每刻都是一种分外的煎熬。

    心中这时候自然对李定国不放心,所以也是一道同校

    很快,众人便是来到了张献忠所隐藏的宅院。

    这时候这里已经是被重重重兵包围。

    不光是这一处宅院,还有另外的四处宅院,那里也是隐藏着张献忠的一众心腹手下,这时候那些宅院也是同样被重兵包围,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。

    而带兵包围他们的人正是戚正。

    原来当李起准备出宫的时候,便已经让人传令给戚正,让他收网。

    这一声令下,早已被监视的张献忠自然成为瓮中之鳖,还想往哪里逃。

    “皇上,张献忠,刘文秀,孙可望等人俱在此处宅院,是否要强攻还请皇上示下。”

    见李起来了,戚正便是上前汇报。

    这时候张献忠等人已经是在院子里面做好了你死我活的打算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也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李起都是不可能饶恕他们的,也正因为如此,他们拼死之心才更为坚决。

    只想着拉一个够本,拉两个就赚了。

    李起看了看里面,这时候因为有院墙阻挡,其实里面是什么情形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李起却可以感受到里面是何种气氛,

    不用,里面一定也是人人张弓搭箭,手持利刃,一副随时准备拼命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起不屑一顾。“既然他们要打,那便和他们打,朕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以前张献忠手下几十万大军,占据四川,盘踞一方,李起都不怕,现在他张献忠那就犹如拔了牙齿的猛兽,断了翅膀的老鹰,李起这时候就更不会怕他。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

    戚正得令后正要下去传命,这时却是被李定国叫住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而后李定国便是向李起请求道:“皇上,还请皇上容许末将最后再跟张献忠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准。”李起同意了。

    得到李起的同意,李定国便是大步向着那宅院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夫君心。”

    坤兴公主一脸关切,李定国只是微微笑了笑,没有话。

    走到大门前,李定国高声对里面喊道:“张献忠,我李定国要跟你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里面登时便传来孙可望的喝骂声,“李定国,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狗崽子,竟然勾结朝廷陷害父皇,你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这边刚刚骂完李定国,那边又听到孙可望对张献忠道:“父皇,我早就了李定国这人靠不住,你还不信,现在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混帐,靠得住靠不住难道我不知道吗?我还要你来教训!”

    立时便是传来张献忠对孙可望的喝骂声,孙可望立时便是没了回音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,这大门竟然是打开了,张献忠竟然是独自一人走了出来,站在那大门前。

    其余张献忠的手下人则是借着院墙掩护,张弓搭箭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戚正为了保护李起和李定国的安全,自然也是命令手下士兵纷纷对他们进行瞄准。

    一旦张献忠的手下有异动,立时便可用火铳弓箭将他们打成筛子。

    却此时尽管双方剑拔弩张。随时都有可能大打出手,但是李定国和张献忠两人四目相对,那异常平静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只听张献忠一副怒其不争,哀其不幸的模样,对李定国道:

    “李定国,为父看错了你,以前为父以为你忠义无双,乃是当代关公,没想到你却也是贪恋富贵的人。

    可怜当年为父一时心软,把你救下,现在想想,当初我就应该一刀把你杀了,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李定国看着张献忠,脑海里此时也是浮现出当年第一次见到张献忠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一李定国的母亲病重,无钱医治,气息奄奄。

    这时候张献忠恰巧路过,难得发了一回善心,请人为李定国的母亲医治。

    因为张献忠的帮助,李定国的母亲顺利的度过了那一场劫难,虽然在三年后李定国的母亲还是病故了,但是这份恩情李定国却是一直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为了报恩,李定国对张献忠言听计从,任劳任怨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造化弄人,两人却已是成为列人。

    看着张献忠,李定国突然便是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匕首。

    张献忠见此,不由得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就急不可耐,要把我的人头去做你的投名状,做你的进身之阶吗?

    李定国,曾几何时你是我的骄傲,但是现在,我越来越看不起你了。”

    在张献忠的嘲笑声中,李定国却是突然对他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定国虎目含泪的道:“当年蒙你救我母亲一命,为我母亲续命三年。

    今日造化弄人,你我已是形同陌路。然而救母大恩不敢忘,今日你我既然要了去恩怨,李定国便只有以血来还。”

    完,李定国郑重对张献忠磕了三个响头,嘴里大喊一声,“义父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。当年你为我母亲续命三年,今日我还你三刀。

    三刀过后我绝不止血,若苍认为我有负于你,那便让苍将我带走,若苍认为我不负你,苍定让我转危为安。”

    完,不待张献忠话,李定国便用短刀匕首对着自己的身体扎了三刀。

    第一刀扎在了大腿上,第二刀扎在了胳膊上,第三刀扎在了腹上。

    三刀过后,李定国已经是鲜血淋漓,好似成为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坤兴公主见李定国如此,心如刀绞,痛苦的呼喊一声,而后奔到了李定国面前,将李定国紧紧搂在怀中,眼睛也是哗啦啦的泪水直流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