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棋逢对手 番外之子衿(四)

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哟!

    孔雀难得开屏,奈何踢到铁板了啊!

    众人暗暗闷笑不已,不约而同地睁大眼睛看好戏。

    不愧是做了三年多知县的人。

    李钦神色僵了一僵,迅疾笑着改口:“谢主簿以女儿身为朝廷命官,官职犹在我之上,委实令我钦佩。”

    谢子衿又微微一笑:“李知县是少年进士,以科举入仕,为一县父母官,造福一方百姓。才是真正令人敬佩。我区区一个小女子,才德疏浅,全仗姑母姑父疼爱表姐提携。不然,如何能以女子之身进东宫詹事府?如何能一入朝就是六品官职?为官不过一年,能有何政绩,凭什么名扬京城?”

    “想来李知县,心里也是如此做想的吧!”

    李钦:“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”

    得,又碰了一鼻子灰!

    众人好笑之余,对灰头土脸的李钦不禁生出了一丝同情。尤其是李钰,对可怜的兄长暗暗掬一把同情之泪。

    兄长曾恋慕过的端容郡主,是个温柔似水的姑娘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谢子衿,精灵古怪,言语刁钻,简直就是个火辣辣的冲天椒。一张口就能将人呛得哑口无言!

    李钰咳嗽一声,笑着打圆场:“子衿表妹这么说,可就太自谦了。你要是才德疏浅,大齐朝堂上的官员们岂不是蠢钝如木?”

    盛萝笑着接过话茬:“是啊,谦虚太过就是骄傲。子衿,你消停些,别捉弄李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谢子衿倒是很听盛萝的话,抿唇笑着应了,红润微翘,露出细细的贝齿,脸颊上两个浅浅的笑涡。

    又甜又乖又可爱。

    哪里还有刚才那副刁钻又尖酸的模样?

    李钦哑然片刻,不知为何,又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这个谢子衿,对着别人都亲切友善的很,偏偏对着他的时候又呛又辣,一副噎死你不偿命的刁蛮。分明是知道李家有结亲之意,有意刻薄他,令他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看来,谢子衿是半点都不想嫁人啊!

    可惜,她还是年少青嫩了一些。不知道男子天生的贱骨头和劣根性。他原本对娶妻之事不甚上心,今日却被她接二连三的刁难激起了浓烈的兴致和好胜心。

    谢子衿!

    我相中你了!

    这两年,我等了!

    李钦深深看了巧笑嫣然的谢子衿一眼。

    中午饮宴时,众人围坐了一席。

    谢子衿照例坐在表姐盛萝的身侧,方便随时照应一二。李钦不偏不巧地坐在谢子衿的对面。

    谢子衿忍不住悄悄瞪了李钰一眼。

    李钰是盛芙的夫婿,盛芙和盛萝十分亲厚,来往密切,李钰出入东宫是等闲常事。谢子衿和李钰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所以,谢子衿一见对面是李钦,就知道是李钰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李钰脸皮厚得很,被谢子衿瞪一眼,只做不知,热情地招呼众人入座用膳。

    盛萝目光一扫,也窥出几分,低声对谢子衿笑道:“别绷着脸了。过几日李钦就离京,又不会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晃悠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难得众人相聚,可不能扫兴。

    谢子衿笑着嗯了一声,没再瞪李钰。不过,也没搭理李钦就是了。

    待到下午,众人各自离开。

    李钦没走,赖在李钰的书房里说东说西,半天不扯正题。

    李钰好笑不已:“得了,大哥,我们两个是双生的亲兄弟,你心里想什么,我能不知道吗?今儿个是一眼就相中谢子衿了吧!”

    李钦咳嗽一声:“你说是,就是吧!”

    李钰嘘了他一声:“你就别死鸭子嘴硬了。我还不知道你嘛!要不是入了眼上了心,哪里会厚着脸皮和人家姑娘搭讪。可惜哟,人家根本不稀罕理你。你赖着不走,是想从我这儿打听谢子衿的喜好和平日的性情脾气吧!”

    要媳妇还是要脸?

    这样的选择题,对李钦来说,并不算难。

    李钦几乎没怎么犹豫,就舍下脸面选了未来的媳妇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钰闷笑不已。

    李钦也自嘲地笑了起来:“这几年,我离京外放,整日忙着公务,无心娶妻。所以,娘写信让我回来,我都没应。娘和我说起谢子衿的时候,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想着只要娘相中了,娶就娶了吧!没想到”

    没想到,谢子衿根本不想嫁人!

    没想到,重逢之时,他就被刁钻难缠的小丫头给迷住了!

    李钦还要点脸,没好意思说得太直白,含蓄地说了下去:“我已经想好了,等两年,再去谢家提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外放还有一年半才满任期,到时候动动心思回京城任职。这一年多里,你替我盯着一点。”

    懂了!

    李钰点点头:“如果有人去谢家提亲,我一定写信告诉你。还有,在谢子衿面前,多提一提你,免得你一走她就将你抛在脑后。”

    真是好兄弟!

    李钦欣然点头:“还有,我会写信回来。到时候,你替我暗中传信给她。记得一定要私下给她,别告诉任何人。就是我娘那边,你也瞒着。”

    李钰:“”

    李钦走了之后,李钰忍无可忍地对着娇妻盛芙吐槽:“之前一副心如止水的德性。瞧瞧现在,像房子着了火似的,恨不得立刻就将谢子衿娶进门。”

    盛芙轻笑不已:“他自己心仪子衿最好。这两年,得看他能不能打动子衿的芳心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盛萝和陆天佑回了东宫之后,也在低声说笑此事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从未想过,将他们两个凑成一对。”

    盛萝笑道:“现在一想,又觉得挺合适的。李钦比以前更沉稳更出众,子衿年少多才,心气颇高,等闲的少年郎根本入不了她的眼。李钦倒是挺合适。”

    李钦年长几岁,受过情伤,更懂得珍惜感情,日后也会多疼惜多迁让谢子衿几分。

    陆天佑想了想笑道:“子衿表妹意气正盛,现在不肯成亲。等过两年,锐气稍稍磨平,真正成熟长大,或许会点头应了这门亲事。”

    总而言之,能不能娶到心仪的姑娘做媳妇,就得看李钦的诚意和本事了。

    盛萝挑眉一笑:“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