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棋逢对手 番外之子衿(三)

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李钦对着嫡亲的胞弟李钰嘀咕了一回:“我娘像发了魔怔一样,非要求娶谢子衿。一个黄毛小丫头罢了,哪里就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李钦几年不在京城,没见过谢子衿长大后的风采。李钰身为驸马,时常出入东宫,和谢子衿时有见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闻言,李钰笑了一笑:“你是没见过她,见过她,就知道她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钦的好奇心被吊得老高,故作随意地了两句:“过了上元节,我就得离京去任上了。可惜不能和她一见。”

    李家谢家交情平平,他也没那等厚脸皮登门去见人家的姑娘吧!

    李钰笑着揶揄装模作样的兄长:“行了,在我面前还遮遮掩掩的。想见就直说。我和公主说一声,安排你们见上一面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钦矜持地点点头:“那就劳烦你们夫妻了。”

    李钰翻了个白眼,踹了兄长一脚:“你要不是我亲哥,我才懒得理你。”

    李钰回府后,和盛芙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盛芙笑道:“想见面不是难事。我在府中设宴,邀阿萝堂妹和妹夫前来,让子衿也一并来赴宴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钦是李钰的兄长,和盛萝一同读过书,和陆天佑是数年同窗好友。到时候出现在宴席上,顺理成章,一点都不突兀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件事我可得提前说好了。”盛芙半开玩笑地说道:“若是子衿没相中你大哥,你趁早劝婆婆改变心意。”

    别看李钰常在口中打趣糟践兄长,到了这等时候,立刻站到了兄长这一边:“说不定,是子衿相中了大哥,大哥却不情愿呢!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笑着斗了几句嘴。

    盛芙动作麻溜,正月初八在府中设宴,邀皇太女夫妇前来赴宴。谢子衿一并随行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,盛芙还请了陈寅和赵思卿夫妻两人。

    换在往日,盛芙定会邀盛蓉一同前来。不过,今日主角是李钦和谢子衿,盛蓉这段过去的白月光就别来凑热闹了。

    盛萝有孕五个月了,肚子格外大。太医诊出是双胎,陆天佑既高兴又发愁,恨不得寸步不离地守着妻子。

    陈寅在去年考中进士,也有了女儿,可谓双喜临门。

    如今陈寅也进了翰林院,做的是七品的编纂。陆天佑正好是他的顶头上司。平日当差的时候,两人有模有样地彼此称呼官职,到了私下里,说话可就随意多了。

    “数日没见,殿下的肚子又大了一圈。”陈寅啧啧惊叹。

    盛萝笑着白了陈寅一眼:“你说话就是夸张。这才几日没见,哪里就大了一圈了。”

    赵思卿细细打量片刻,柔声说道:“是大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被他们这么一说,陆天佑立刻紧张起来:“原来不是我的错觉。我也觉得,阿萝妹妹的肚子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盛萝哑然失笑:“我肚子里怀的是两个,肚子大些也是难免的,周太医每日给我诊脉都说脉相稳固。佑哥哥,你别总是这般紧张。”

    能不紧张吗?

    肚子里揣着两个孩子,比普通的怀孕劳累得多。盛萝又不能安心养胎,每日还得忙着上朝议政处理政务

    陆天佑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如果可以,我真愿怀着身孕的人是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都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谢子衿站在一旁,抿唇轻笑不已。

    她自小就是阿萝堂姐的跟班,和众人都算熟悉。不过,他们都比她年长几岁。他们说话,她多是安静聆听,很少插嘴。

    她在阿萝堂姐身边当差,时常看到堂姐和堂姐夫亲昵恩爱的模样,既艳羡又有些怅然。

    以后,她也能遇到一个一心爱她待她的男子吗?

    见过了世间最甜最美好的情意,她如何再肯委屈迁就?

    就在此时,耳畔忽地响起了阿萝堂姐的声音:“李钦,你总算舍得露面来见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李钦?

    李钰的双生兄长,李家的嫡曾长孙。没记错的话,前些时日还请谢皇后保媒,想娶她过门为妻

    久违的姓名一入耳,谢子衿神色微妙地挑了挑眉,目光落在了缓步而来的青年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二十二岁的青年男子,身材修长,浓眉黑眸,相貌俊美。

    相貌和李钰生得几乎一般模样,可一眼看过去,谁也不会将他们兄弟混淆。李钰情路平顺,和端仪公主夫妻恩爱,一派风流倜傥的贵公子模样。

    而李钦,身上却多了李钰没有的坚韧和从容。这几年外放为官的生涯,磨炼出了他沉稳如山的气度。

    往那儿一站,便能将所谓的京城贵公子们比得黯然无光。

    谢子衿不动声色地打量李钦,李钦也迅速地看了谢子衿一眼。

    只一眼,就让李钦明白,为何亲娘宁可让他等两年

    谢子衿美吗?

    当然很美,五官秀美,唇畔含笑,身姿窈窕。

    十六岁是一个少女最美丽的年华。谢子衿的容貌无疑是十分出众的。不怎么肖似自己的亲爹亲娘,倒是像极了年少时的谢皇后。

    可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,最先看到的不是美丽的容貌,而是那份笔墨难描的气度和眉眼间的奕奕神采。

    就如一颗稀世明珠,毫不吝啬地展露风华。

    岁月这两个字,最是神奇。能令人变成熟,也能将一个小丫头雕琢成无双珍宝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都清楚今日的宴会主角是谁。两人自以为不露痕迹的打量,其实大家都看在眼里哪!

    盛萝忍住笑,对盛芙说道:“今日我们难得相聚,左右大家都熟得很,也不必分设男女两席了,坐一席吧!也方便说话。”

    盛芙目中闪过笑意:“也好。”转头吩咐一声,自有宫女去安排宴席。

    李钦和众人一一打招呼寒暄。

    虽然几年没见,不过,彼此都熟悉,气氛热闹融洽。

    到了谢子衿面前,李钦下意识地将腰杆挺得更直,目光深邃专注,声音温和悦耳:“我离京三年有余,回京后方知谢姑娘声名鹊起。今日一见,谢姑娘风采更胜往昔。”

    谢子衿微微一笑:“多谢李知县盛赞,叫我一声谢主簿便可。”

    李钦:“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