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棋逢对手 番外之子衿(二)

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孙氏一听此言,便觉头痛。

    谢子衿亲事一直未定,对外的理由是登门求亲者如云,需要慎重考虑。其实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谢子衿根本不想成亲。

    一个美丽出众的少女,整日接触的是朝中官员,想的是朝堂政事,对相夫教子打理内宅的贵妇生活半点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去年那么多登门提亲的,孙氏没少在谢子衿面前念叨。谢子衿听了之后,只回一句“我不想嫁人”。

    孙氏一开始没放在心上,等听的次数多了,才察觉出不妙。

    “子衿,女子哪有不嫁人的。”孙氏苦口婆心地劝慰:“你瞧瞧皇太女殿下,再忙于政事,也没耽搁成亲生子。你就是一个六品主簿,真当自己是当朝首辅不成”

    谢子衿听了这话,不乐意了:“反正我不想成亲!娘就别操这份闲心了。天色不早,我先歇着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绷着俏脸就走了。

    孙氏:“”

    孙氏气闷不已,一脸忿忿地看着闲闲看热闹的谢元亭:“都怪你!整日惯着女儿。看看现在子衿被惯成什么样子了!”

    谢元亭一脸无辜:“子衿哪里不好了?反正她还年少,才十六岁,不想嫁人就不嫁了。我们谢家又不是养不起她。哦,对了,她现在有俸禄,自己就能养活自己,不需你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这是养活不养活的问题吗?

    孙氏气得伸手,用力挥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诶哟!

    谢元亭后脑勺吃了重重一记,痛呼一声,瞪眼怒道:“我又没说错,你打我做什么!子衿不肯成亲,是她自己的选择。她不想嫁人,就不嫁!”

    孙氏的怒火蹭蹭被点燃,伸手又是一记。

    谢元亭也彻底怒了,霍然站了起来:“你今儿个就是把我打死,也休想我改口!我就是支持女儿,她想做什么,我都赞成!她不想成亲就不成亲!她想入朝做官就入朝做官。”

    隔日一大早,谢子衿见到亲爹,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:“爹,娘又动手揍你了?”

    谢元亭被揍得鼻青脸肿,好不凄惨。被贴心小棉袄这么一问,谢元亭心中委屈不已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几个淘气的儿子就不提了,一个个都站在孙氏那边。唯有女儿,自小到大都和他更亲近。

    果然,谢子衿一张俏脸顿时绷紧,目中闪过气恼之色,转头对孙氏说道:“娘,你有什么气,只管冲着我来,总揍我爹做什么!”

    没错,孙氏就是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人。

    舍不得揍不听话的女儿,就揍丈夫!

    孙氏对着谢元亭的时候恶声恶气,一对上女儿,就成了委屈又可怜的亲娘:“子衿,我也是为了你着想。女子大了,总得嫁人。要不然,你也像皇太女殿下那样,先定亲,到了十八岁再成亲怎么样?”

    谢子衿委实不耐,正想硬邦邦地回一句“我就是不嫁”。转念一想,自己若是太过强硬,娘亲一生气,亲爹就会挨揍。

    谢子衿心念一闪,有了主意,张口说道:“娘,要我嫁人也可以。不过,我得挑一个合我心意能入我眼的夫婿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和谢家门当户对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这个男子是少年进士,才学不弱于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他要当众立誓,一生不纳二色。”

    平心而论,前两个条件中规中矩,第三个条件可就有点话说回来,帝后恩爱不疑二十余年,京城还有几对出了名的恩爱夫妻,譬如陆迟林微微,譬如陈湛秦思荨,譬如赵奇颜蓁蓁。就连谢元亭,这么多年也没有通房美妾。

    孙氏想了想,点点头道:“你说得没错,夫妻过日子,还是一心才好。”

    谢元亭面无表情地将青肿的脸孔转到了一边,默默心酸。

    他也没二心过,怎么就总是挨揍呢?

    谢子衿不疾不徐地说出了最后一个条件:“从今日起,娘替我放出风声,就说我无心早嫁,到了十八岁再考虑定亲之事。愿意等我两年的,娘再斟酌考虑。”

    孙氏:“”

    哪家的儿郎愿意白白等两年啊!

    万一你反悔或不想成亲了,人家岂不是白等了一场啊!

    这等条件,也太刁钻了!一旦传开,谁还肯来谢家提亲?

    孙氏苦口婆心地劝慰,谢子衿神色淡淡:“没有耐心没有诚意的人,我也不屑嫁给他。娘,你什么都别说了。这四个条件,缺一不可!”

    孙氏满腹心酸地将此事告诉徐氏。

    徐氏倒是想得开:“咱们子衿有本事有能耐,挑夫婿的眼光高一些也是难免。”

    关键是,皇后和皇太女都为谢子衿撑腰啊!

    此事就是谢尚书知道了,也不会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徐氏所料不错,谢钧知晓这番话后,丝毫不以为意:“就按子衿说的,以后再有人登门提亲,就将这四个条件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京城勋贵圈里没什么秘密,没出几日,这番话便传了开来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贵妇们私底下嚼舌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“这个谢子衿,好则好矣,就是心气太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?第一第二个条件也就罢了,第三个已经颇为苛刻,第四个条件更是荒唐可笑。让人家少年郎空等两年,她以为自己是天仙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天仙,我家的儿郎也不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京城里出众的名门闺秀,比比皆是,另寻一个就是。”

    方若梦不动声色地听着贵妇们嚼舌议论谢子衿,口中假模假样地附和几句。转头回了李府,便对长子李钦说道:“反正你不急着成家,再等两年吧!”

    李钦:“”

    李钦这几日和同窗好友们相聚,自然也听闻了谢大小姐的趣闻,原本以为亲娘定会打消结亲的念头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方若梦竟真地让他等下去。

    李钦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如果两年后,谢子衿再以别的理由推脱不应亲事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方若梦挑眉一笑:“想娶个好媳妇回来,可不是易事。人家不应,你继续等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钦:“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