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棋逢对手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入朝

作者:寻找失落的爱情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新年元日,天子领着藩王宗亲及文武百官祭天祭祖。

    这是一年的开端,亦是一年中最重要最盛大的仪式。霁哥儿霖哥儿霆哥儿是第一次参加,不过,他们三人并未引来太多瞩目。

    因为,众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阿萝的身上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们俱着官服,藩王郡王们穿着符合各自品级的礼服,天子身着龙袍。一片黑压压的肃穆中,身着绯色宫装的少女窈窕身影,醒目得近乎刺目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阿萝的面颊被冻得微红,一双眼眸闪着粲然神采,在众目所瞩之下,从容不迫,风采逼人。

    哪怕是反对得最激烈的官员,此时也不得不在心中承认。

    端柔公主确实出众。

    不说政治上的敏锐和天生的聪慧,只这份镇定自信的气度,已有了大齐未来储君的风采

    想及此,众官员口中一片苦涩,暗暗长叹不已。

    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!女子们出家门读书做事当差赚银子养家,朝中还有一位女将军。现在倒好,连阿萝公主也入朝听政了。

    将来,这大齐朝堂会变成什么模样?日后的史书,会如何记载这一段历史?

    他们到底是迫于天子之威,做了敢怒不敢言的佞臣小人

    阿萝随在亲爹身后,位列仅次于天子。她没有回头,也能猜到众臣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是何等不甘和郁闷。

    无妨!

    她就这么稳稳地,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

    总有让他们心甘情愿低头诚服的那一日!

    椒房殿。

    大齐诰命贵妇们,像往年一般进宫觐见中宫皇后。只是,建业十三年的新年,注定了和往年不同。

    往年笑吟吟立在谢皇后身侧的端柔公主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因为端柔公主随天子去祭天祭祖了

    别说在天家,就是普通百姓家,祭祀先祖也只能由男子参加,女子断然没有露面的机会。今日之事一旦传至大齐州郡和百姓们耳中,不知要引来多大的震动。又会引来多少的变革和风波。

    民俗风气从来不是一成不变。变革都是自上而下。

    上有所好,下必行焉。

    数十年前,俞太后设立莲池书院,开创女子书院的先河。短短数年间,大齐便多了数十个女子书院。女子读书蔚然成风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,天子还是蜀王,在蜀地就藩。谢皇后还是蜀王妃时,设立女童学堂,开设女子作坊及善堂。之后,谢皇后入住中宫,在京城里便设女童学堂,女子作坊和善堂更是处处皆有。女子们做工赚银子养家,也不再是什么稀奇事。

    而今,端柔公主进了太庙祭祀先祖。将来或许有一日,大齐万千女子,都有资格进祠堂祭祀祖先,能和男子们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身为男子的百官们,想到日后会有的情形,俱都满心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身为女子的诰命贵妇们,心里却暗暗生出希冀和期待来。

    在复杂得无以名状的窃喜和躁动中,众诰命贵妇一一进殿请安。

    谢皇后今日的心情显然颇佳,微笑着令众人免礼入座。中午的宫宴格外丰盛美味,歌舞也分外热闹。

    直至傍晚时分,宫宴才散。众诰命一一告退离宫。

    谢明曦早已暗中命人传了口信,林微微颜蓁蓁秦思荨方若梦一同留了下来。椒房殿里所有的宫灯皆被点燃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谢明曦笑吟吟地对同窗好友们笑道:“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纪念的大好日子。你们都留下,和我一同用晚膳吧!”

    林微微等人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颇有默契,随意说笑间,并未提起阿萝入朝之事。

    万事开头难。

    阿萝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,但这并不意味着朝臣们就此诚服退让。君臣之间的角力还在继续,阿萝要努力奋斗的日子还长着呢!

    晚宴行至一半,阿萝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忙了一整日,阿萝依然精神奕奕,眉宇间没什么疲倦之色。让人不由得感叹一声,年轻就是好。

    没等林微微等人起身行礼,阿萝已抢先一步裣衽行了晚辈礼:“阿萝见过诸位长辈!”

    谢明曦笑道:“今晚没有外人,你们都随意些,别拘什么宫规俗礼。阿萝是晚辈,向长辈行礼问安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率先笑道:“既如此,我就厚颜领受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微颇有些“婆婆看未来儿媳越看越喜爱”的意味,打量阿萝一眼,一张口就是一连串的夸赞:“阿萝越发美丽出众了。尤其是这一身的自信从容和气度,便是皇后娘娘年少时也有所不及。”

    谢明曦笑着白了好友一眼:“夸阿萝你只管夸,可别想着贬低我!”

    然后对着阿萝说道:“你别听你林姨胡说八道,你比娘亲年少时还差得远,不骄不躁,继续努力。再过个三年五载十年八年,或许也就勉强追得上我了。”

    阿萝:“”

    比脸皮,她果然输得很彻底啊!

    阿萝拱手认输:“母后说的是,女儿自当继续努力。争取早日追上母后。”

    众人早已乐得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萝无奈地走到芙姐儿身边坐下,顺便小声嘀咕一句:“母后就会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芙姐儿轻笑不已。她和亲娘亦是感情深厚,只是,萧语晗生性温柔少言,从不会这般奚落打趣她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阿萝目光一扫,又轻声问道:“蓉堂姐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芙姐儿小声应道:“二伯娘没留下,蓉堂姐也随二伯娘回寝宫了。”

    今日留在宫中用晚膳的,皆是谢明曦的同窗好友。赵长卿颇为识趣,早早便起身离去。蓉姐儿也不便多留,一并离开了。

    阿萝略一点头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颇为蓉姐儿的际遇愤愤不平。如今冷静下来,她才觉得母后略显冷酷的态度才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母女之间的事,别人无法插手也不该插手。蓉姐儿的选择,已显而易见。在刚刚萌芽的男女之情和母女兄妹之情之间,蓉姐儿选了后者。

    这条路是赵长卿安排的,也是蓉姐儿自己选的,日后喜怒哀乐皆由自己,怨不得别人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