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章节目录 第638章 没有人能比仙门更嚣张

作者:笔墨纸键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醉香楼,上宫铃等人到来,已经有些时间了。

    他们办理了武盟的身份凭证,大昌的风土人情、历史背景,早在几天前唐禹和梵妮了解后,就编成教科书让这批仙门弟子学习。

    穿着打扮也是大昌王朝的风格。

    自称是来自隐世宗门仙门的人。

    大昌也有大大小小宗门无数,只是都归于武盟管理下,又有官府有意无意地打击分化,宗门势力并不强,一些亲善官府的宗门,也有不少门人弟子出山后,加入当地官府。

    如黑甲军、青玄军、御卫使。

    但谁又能保证,大昌那么大,就没有所谓的隐世宗门?

    至少他了解,每年,在武盟都有不少新注册的门派,其中也有些自称隐世门派,但往往实力一般,没能力在武盟中抢得油水高的任务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入不熬出的小门派就只得解散,天赋好的弟子或许能加入其它门派,但大多数实力平平的,就只能回家种田了。

    这些知识,都属于“大昌王国先遣团”的考核内容。

    竹鼠栗和恩泽挑选了一些足够忠诚,实力在水准之上的仙门弟子,再培训一段时间,最终通过考核的人,才有资格成为先遣团的一员。

    被选中的精英弟子全数通过了考核。

    故而,尽管来到异世界国度让他们激动万分,但每个人都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除了吃得多点,买的土特产多点,倒也没什么出奇之处。

    “门主,我们什么时候去内什么?”

    早上的自由行动,曹星华也去了比武擂台那边,刀剑交鸣声让他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自从人生谷底中走出,他就将所有心神都投入到修炼上,仙门弟子中,也有不少是a、a资质的人,绝大部分人的修炼速度,都远不如他。

    除了上宫铃,第二梯队中,曹星华稳居前三。

    大师姐上宫铃打不过,完全被虐,战斗起来没有一点意思,其他人,要么不是他的对手,要么一招一式都太过熟悉。

    “下午就去,你们自己商量出场的顺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年轻一辈比武持续了十来天,热度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大昌王都少说几百万人口,吃瓜群众一大丢,走了一批又来一批。

    上台比武的人也是。

    也有些失败者,在将伤势治疗痊愈后,再次参战官府并没有限制比武大会的参加次数,规则近乎没有。

    唐禹在今早,就看见一星期前被青年剑客重伤的刀盾手壮汉,再一次登上擂台,还守擂成功。

    但壮汉的事例,很少有能够复制,多数被淘汰者伤势都颇重,如壮汉这般,本需要一两个月才能恢复,如今一星期就痊愈,只有钞能力才能做到这点了。

    擂台周围林立的石柱,上面盘膝坐着的守擂者,也换了一茬又一茬。

    观察了几天唐禹发现这些家伙并不是只在装逼,而是在等。

    一些出身平凡的武人,可以借着年轻一辈比武的机会,加入大家族、大宗门,在黑甲军、青玄军内也能谋个中高层,而不必从小兵做起。

    大昌对人才的培养有一套成熟的方案,没有他此前想象的那么不堪。

    下午,

    唐禹一行人来到比武擂台外,源力微微外放,前面如沙丁鱼般的人群,立刻被分出了一条道路,十几人径直走入。

    中午休息过后,下午场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此刻,擂台上站着一位络腮胡青年,尽管模样有四十之多,但既然站在了台上,就说明只是面向老成。

    这人上去后,就兀自坐在那休息,十几分钟,都没有人上场。

    唐禹很清楚缘由。

    络腮胡青年气息毫无保留释放开,八重初期,尽管在大昌年轻一辈中当不得顶尖,也算上层了。

    修炼讲究资质和资源,能在三十岁前达到觉醒八重的人不多,在守擂战中,已经有获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些天,如青年剑客,刀盾手壮汉,也只是八重初、中期。

    这等高手上场,一下子就震慑住了大部分人。

    觉醒五六重的龙套很想说你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,不应该是我们这些修为低的,先上场比划比划,最后再高手落子定局吗?

    修为高的,八重、九重,也不愿意这么早上场。

    对方还在巅峰状态,赢了一局,却可能输了最后。

    仙门弟子就不在意了,十来人对视了一眼,最后,一个铁塔般的汉子嘭嘭踏步走上高台。

    络腮胡青年已经很强壮了,古铜色的肌肉虬结,可站在这位面前,还是矮了个个头。

    但绝大部分观众并不是用眼睛在看,而是气息感知,铁塔壮汉终究差了些,气息只有六重巅峰。

    现在就看,铁塔壮汉能否伤到络腮胡了。

    场外少数高手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络腮胡青年站起身,双手抱拳,“铁掌派,段宽!”

    铁塔壮汉愣了一下,也双手抱拳致意,瓮声瓮气道,“仙门,石铁。”

    互报姓名后,段宽挥掌攻来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比铁还坚硬,挥舞间鼓起风声,双掌如影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石铁手臂挡在身前硬抗,皮肤镀上一层金属光泽,一声炸响后他连退两步,铁掌派的段宽也晃了晃身子,无力再衔接下一掌。

    “段宽我认识,铁掌派的大师兄,听说铁掌派这些年日渐衰退,这次出了段宽这名年轻俊杰,铁掌派又要声名鹊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叫石铁的也不差,只有六重巅峰修为,竟能在段宽手里坚持这么久,话说仙门是什么门派,咋没听说过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小门派,但小门派偶尔也能出高手嘛。”

    比武擂台上,砰砰砰声音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铁掌门段宽修为高,速度更快,每几个回合交手他就能在石铁身上留下一道掌印。

    可越是交战,他的面色越加凝重。

    身中数掌,石铁的气息竟然只衰落了一丝丝,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反观他自己,数次全力轰出战技,消耗不小。

    辗转挪移间,动作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霎时,

    石铁发出一声低吼,擂台外观战的觉醒者没什么感觉,段宽却像是脑海被巨石砸中,轰的一下,耳鼻渗出血液。

    他极力挣扎,待到眼中的模糊逐渐清晰时,沙包大的拳头,在瞳孔中放大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段宽倒飞出数百米,鲜血直喷,滚落到擂台之外。

    场外观众倒吸了一口凉皮,几名蠢蠢欲动的高手,也禁不住缩了缩脖子。

    咱不趁人之危,还是先憋上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铁暴力胜出,直接让比武擂台冷场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但不是每个人都按捺得住,终于有人上场。

    有的六重、有的七重。

    他们或许是抱着石铁已经受伤的心思,想捡便宜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被轰下台,却又有更多的武人上场。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,他都打了这么多场,一开始又受了伤,说不定下一刻就站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站不到最后,只要能战胜他,也是一个很大的加分项,说不准就有大家族因此看中我呢!”

    石铁毕竟只有六重巅峰,也没用高级装备,连败几十人,哪怕多数都是一拳败敌,源力也已经所剩无几他本来就是大开大合的战斗类型。

    第五十八局,

    一名尖嘴腮青年上台,他凭借灵敏的动作,一直游走在石铁百米开外,以暗器攻击。

    石铁的皮肤上依旧镀着金属光泽,他的衣衫已经残破不堪,身上却依旧只有些许白痕,没有真正受创,尖嘴腮青年的暗器,也当当弹开。

    但忽然,

    嘭

    弹开的暗器暴起一团紫色烟云弥漫开来,石铁闪躲不及立刻闭气,尖嘴腮青年却扔出越来越多的暗器,像鞭炮一样炸开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紫色烟云裹成一团,只能模糊看见石铁高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石铁冲出来,尖嘴腮青年就瞬间往后窜去,暗器不要钱似地扔出。

    而石铁已经没有能力再用一次声波战技。

    终于,

    几分钟后,皮肤、面上都带了几分青紫之色的石铁,嘭一下重重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哈哈,也不过如此嘛,还以为有多强!”

    尖嘴腮青年大笑,眼神中充满了轻蔑。

    官府人员上前将石铁抬下,又喂了两颗药丸,一颗解毒,一颗疗伤。

    效果多么显著是没有的,只能保住性命,石铁身上仍有一些青紫之色。

    唐禹立刻为灌上一瓶高级生命药水,氤氲的生命之气在石铁体内转了一圈,脸上青紫之色尽数褪去,他也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气息还有些衰弱,但人,已经无恙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木讷的石铁张了张口,有些埋怨自己。

    曹星华等人却怒了。

    石铁可以被击败,但不能败得那么憋屈。

    尖嘴腮青年的嘴脸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比仙门更嚣张!

    “兄弟,我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影闪烁,曹星华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尖嘴腮青年瞥了一眼,高昂起下巴,“报上名来,我不败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曹星华眯起眼睛,散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盯着尖嘴腮青年,一字一句道:

    “仙门,曹星华!”

    尖嘴腮青年一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曹星华九重巅峰的气息,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强劲的风席卷整座比武擂台。

    尖嘴腮青年的脸,一下子就青了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